今日: 434|昨日: 633|帖子: 2189450|会员: 163392|欢迎新会员: LY333

夜班车上,我遇见的那个皮衣女郎

0
回复
452
查看

只若初见吗?

4主题4帖子2积分
LV1会员
嗯哼...

城市CEO,积分831,距离下一等级还需635积分

积分2在线时间1小时

发表于2017-06-29 22:44:33 |只看该作者|倒序浏览

楼主
分享到:
有一次放假,我坐夜班火车回家,遇到一个奇葩的穿皮裤的女人,大家你想听吗?
事情是这样的,晚上坐车,大家都知道,既不能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,手机又玩到快没电,于是,我只好趴在座位前面的小桌板睡觉。但是,其实根本睡不着。
不经意中,车开过几站,天色暗下来,我当时一看手机,是晚上7:30。
到某一个站时,“咚咚咚...”上来一位女子,听鞋子的声音是细高跟。我当时还趴着在睡觉,没想到她就停在我旁边,
拍了拍我,示意我让道,她的座位在我的右手边靠窗。我当时没戴眼镜,对于她的外貌只瞟了一个大概:咖啡色直发披肩,上身大概是一件白色的蕾丝镂空外套,领口镶嵌着明晃晃的珠子,下身穿着明晃晃的摇滚式皮裤。
对于同龄20多岁却比自己打扮好看的同性,内心不禁升起一股水仙花般的醋意。我在内心白了她一眼,然后继续趴着,假装睡觉,不想被她搭话。
不一会儿,我发现不对劲,皮衣女郎一呼吸,就会有一股气浪挡都挡不住往我鼻孔钻,天呐,她晚餐定是吃了很多大蒜。我的一丝反感开始升起:吃这么多大蒜,就低调点,为何对着旁边的人这样无所顾忌的哈气?
她兴许很无聊,在座位上动来动去,我敏锐地发现她没有带手机。没有手机!?是的,在这个时代,缺了啥都不能缺手机。
她毫不尴尬时不时放几个时缓时急的响屁,而皮裤不透风,所以她时不时站起来。我坐在旁边,心里的讽刺和嘲笑上了天,忙把脸背对她,并用手稍微捂住鼻子。
我开始盼望着她早点到站,早点下车。
她在座位上坐不住,叫醒我两次,进进出出,在车厢里来回几次。终于,她坐定下来,和坐在她对面的卷发女人搭上了话:“哎哟,第一次坐这种车,不知道这么难受,以前我都是开跑车回去,以前从来没坐过这种慢车,今天就想尝试坐一次。”满是嫌弃,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~
卷发女人似乎也颇有兴头,两人开始聊一些家常。
“我到A市,你到哪里下?”皮衣女郎问。
“我到B市。”卷发女人答道。
“你比我远一点。”
话匣子在两个陌生的女人之间打开,在这辆闷得让人发慌的夜班车上。
我心里暗暗叫苦,这个浑身都散发大蒜味的女人,居然和我在同一站下,也就是说我将要忍受她十几个小时!我心里愤愤不平,对右边这个女子更加深了厌恶。奈何想躲也多不了,耳朵旁边也总是钻入她们的对话。
“你到B市啊,那个城市,我有20多年没回去了。”皮衣女郎道。
她们的谈话,其中一句冷不丁飘进我的耳朵。什么,20多年没回去?也就是说假如她童年是在B市度过的,算她十多岁吧,现在也就是30多岁了?30多岁还穿皮裤,打扮成这样,我又不满地努努嘴。
这时,卷发女人的同伴去洗手间了,皮衣女子立马对她说:“你同伴走了,我们换一下位子吧,我想躺在长椅上睡一下,实在吃不消了,坐这种车真是…以前从来没有坐过,哪里经历过这样的。”
卷发女人乖乖和她换了,坐到了我右手边。皮衣女子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,还把脚伸到了过道另一边的座椅上。
我暗暗为卷发女人的懦弱着急:坐夜班车谁不幸苦?有机会自己不躺下来睡一下,还让给这个满身大蒜味的爱炫耀的女人!
不一会儿,卷发女人的同伴回来了,皮衣女郎将手腕子盖住眼睛。卷发女人的同伴只能站在过道。第二天早上七点,皮衣女子睡得充足了,才把横着的身体竖起来,把位子让出来。
因为没带手机的缘故,皮衣女郎和卷发女人又聊开了。卷发女人说什么我没在意,倒是常常用耳朵去捕捉皮衣女郎的话。
“哎哟,我家那个女儿,就是长的太漂亮了,但是我现在真烦她,给她买了车,买了一家店面,成天她也不上班,家务也不做,28了…还是我儿子的女朋友好,家里条件比我们好,人又乖巧懂事,每次来还给我买礼物…”皮衣女子道。
什么?我在心里又吃了一惊,如果女儿都已经28了,那么她差不多有50了?我的嫉妒感和水仙花的醋意开始消退。
“其实啊,婚姻,还是要门当户对的,就怕那种农村出来的女孩子,婚还没结,就偷婆家的钱,我有一个朋友,他家儿子带回来的一个女朋友就是这样…”皮衣女人说。
“你去看看,A市最高的那栋楼就是我家的。”皮衣女人像是骄傲地抬着手。
卷发女人自是对她恭维了一番,之后各自谈到了自己的先生。
“我老公是做生意的,你先生是做什么的?”皮衣女人一贯的语气。
“装修工人,呵呵,可比不得你们哟。”卷发女人既是羡慕,似乎又很满足。
随着话题的深入,皮衣女人开始自顾自的吐出一些本不该说出的话。
“也没有,男人嘛,做生意有了钱就开始在外面养小姑娘,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算了,不去管他,我自己身体又不好,肠胃总是出问题…”皮衣女人的语气平缓,满是妥协后的认命,没有对那个男人的怨恨和愤怒。
此刻,我对她的敌对已经完全没有了,没有了厌恶,似乎多了一点其他的情感。我才知道,她身上的那股气味,是消化功能出了问题。
两人之间沉默了一阵,此刻皮衣女人的倾诉欲得到了满足,卷发女人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:“我家女儿,今年22岁,读大二了,我也是觉得,22岁很大了,劝她赶紧找男朋友,可她呢,就是不着急的样子。”
“哦,我倒是认识一家,他家条件比我家还好,儿子今年30岁了,如果不嫌年龄的话…”皮衣女人说。
“年龄倒不是问题,主要是要可靠…我家女儿特别懂事,每次寒暑假都自己在外兼职,去年暑假还赚了2000多。”卷发女人赶紧接话。
“那是蛮懂事的,不过嫁到他们家,肯定不用上班了。”皮衣女子道。
“要得,要得,上班还是要得,无论钱多钱少。”被搭话女人装作哈哈大笑,欲挽回一丝自尊。
“我那个女儿啊,今年都28了,再拖延几年,估计只能嫁二婚的,但是她确实是长的漂亮,我带她出去,她那个嘴甜的哟,人家见了都喜欢,哪知在家什么都不做的,假如是我,这样的媳妇也不会要的……”皮衣女人说道,吐槽自己的女儿,以安慰卷发女人的自尊。女人之间,真是敏感。
谈话最后,两个女人交换了号码,卷发女人喜笑颜开,皮衣女子似乎也有一丝做红娘的成就感,斜靠着座椅,睥睨着窗外。
皮衣女人,她炫耀的那些,出自她那空虚的,被冷落的。

点评

点评 回复 举报

快速回帖使用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
朋友

微信,手机扫一扫
回帖双倍积分